什麼是工筆白描?

工筆白描就是完全用墨的線條來描繪對象,不塗顏色。中國畫裡的線把筆觸的形式美感提升到了絕對高度,即重視線條本身的形式美、抽象美,除了反映式的描繪,更是作者主觀審美價值之體現,白描本來原先是用來打草稿的,宋代畫家李公麟將它發展成獨立的畫種,他的白描如行雲流水,變化無窮豐富,有很強的表現力。

現代工筆白描是對傳統形式繪畫風格的繼承和革新,具體表現在對於白描程式的探索以及對白描概念的再認識,至於線條的表現潛力和藝術活力則進行更深入的挖掘,對改變線的性質做些許試探等等。

不管是中國古代的傳統工筆技藝,五花八門的民間和少數民族美術,亦或是流派涵化的西方古典美術和現代藝術思潮,皆於工筆白描的選擇範圍內並重新加以取舍,使其溶解於藝術實踐之中,展示出一個豐富博大的藝術領域。

工筆白描之特色

工筆畫的線條藝術性主要表現於質感、陰陽、空間、韻律這四個方面。

質感:

工筆線條之所以會有質感美是因為在作畫的時候,藝術家會針對不同的繪畫主體採去不同的用筆理念以及技巧,舉例:較為凝重的葉片就會用鐵線描、樹木的枝幹就會用逆風澀筆、輕巧的草本藤蔓就會用中潤鋒筆等等。一幅畫常常可以表現多種線條的質感,像是衣服的飄逸感,鬢鬚的飛揚,尺牘的平實、肌膚的柔軟或是槍械的鋒利感等等,每種形體皆有自己獨特的表現方式,因此畫家必須要經過許多不同不同的嘗試才可以完全找到最適合的質感美。

陰陽:

工筆畫之所呈現出的陰陽美也成為其中的一大特點,不管是古代藝術家或是近代畫家所表現的工筆花鳥作品皆可以得知,花葉根部的線條較為粗濃,花葉的瓣尖部位則會透過較細的線條呈現,至於圓柱狀的暗面通常會選用較亮面粗略的線條做變化。因此就可以說明較為深色的背光面即屬於「陰」的部分,受光面則是「陽」的部分,「陰粗陽細、陰濃陽淡」即為工筆畫的基本法則。

空間美:

我們可以從工筆畫的作品中得知,離我們越近的物體,線條通常都會比較厚實,離我們較遠的物體,通常會用色會較為淡化。其實這就是中國畫所謂的「透視」,工筆畫透過線條的操作,表現出來的空間感可以說是不可忽視的重要。

韻律:

工筆畫線條的韻律美總是令觀賞者著迷,透過線條的疏密、曲直、粗細、力度以及虛實的變幻,呈現出的是工筆畫的節奏以及韻律姓,工筆畫去除了色彩之後就是一個完整個線描圖,因此好的工筆畫就必須要有好的線條,線條成功了,作品就成功一半,因此線條的呈現決定了作品的優劣。最早的白描人物畫為湖南長沙楚墓發現的古帛畫《夔鳳婦女圖》,在當時就可以看出線條的精鍊程度,是大大的牽動著作品的一切。

白描的用線(參考處:kknews)

白描是單純以研究和提高線的表現力為目的,這種練習目的明確、集中並且要求嚴格,為達到用線條簡練地概括對象的特徵,體現線的表現功能,追求高度概括的藝術境界,要求勤思考多練習,除了寫生和臨摹,還可輔助其他訓練方法,如書法練習和讀畫。

(1)起筆藏鋒:如起筆欲向右行,先向左藏鋒頓筆,然後再向右行,這叫欲右先左,反之,則欲左先右。上下行筆也是這樣,欲下先上,欲上先下,這樣筆與紙就有了摩擦。

(2)行筆:行筆要穩,速度要慢,對紙面壓力要均勻。行筆中有各種變化,中途轉向稍停為「頓」,向後折回為「挫」,頓挫時要調整筆鋒方向,不要出現側鋒。中鋒圓轉用筆為「轉」,側鋒方拐為「折」。

(3)收筆回鋒:每逢收筆都要向來的方向收回,所謂「天往不回」,「不垂不縮」,使線的結尾含蓄有力。

同時也要注意練習用線的各式筆墨變化,像是中鋒與側鋒、順鋒與逆鋒以及頓挫、轉折、粗細、連斷、方圓、疾徐、光毛、虛實等等,再加上濃淡、乾濕等墨色的變化,藉此達到白描在形式美感方面的要求。

中鋒用筆要執筆端正,筆鋒在墨線的中間,在用筆時的力量要均勻,筆鋒垂直於紙面,其效果圓渾穩重。側鋒用筆執筆偏側,筆鋒在墨線的邊緣,筆鋒與紙面形成一定的角度,用力不均勻,時快、時慢、時輕、時重,其效果毛、澀變化豐富。

白描的於文學上的意涵(參考處:華人百科)

另外,在文學中,工筆白描的用法是描繪出人物所處的大環境,舉凡生活環境、心因素或是感情生活等其中之一,並通過細節突顯出人物的某一特質,是一種能夠畫龍點睛的修辭手法。

白描要求運用極簡省的語言,描摹景物的特徵,藉此反映作者的感情,不加烘托,簡潔明了地刻畫出鮮明生動的形象的一種描寫手法。採用白描手法寫的詩歌,看似平淡,細細品味,卻意味深長。如孟浩然《春曉》、陶淵明的《歸園田居》(少無適俗韻)都惜墨如金,分別粗線條的勾勒出春天的景象和詩人歸隱田園的情景。

而工筆則是對事物註重局部細節描寫,對之進行精雕細刻、濃墨重彩的描寫。如王維的《待儲光羲不至》:「重門朝已啓,起坐聽車聲。要欲聞清佩,方將出戶迎。晚鍾鳴上苑,疏雨過春城。了自不相顧,臨堂空復情。」詩人緊扣題目中的「待」字,描寫了詩人等待客人到來的種種情景:清早啓門待客來,但坐立不安,時坐時起。接著又描寫聽覺上的幻境,然後又通過景物描寫(晚鍾鳴上苑、疏雨過春城),從早到晚,友人還是沒有來,而是自己多情(空復情)。在詩中,詩人通過一系列的細節描寫(動作、神態、心理、景物),表達了盼望好友到來的急切心情以及好友未至的悵惘心情。